人與自然

人們都很喜歡親近自然,

似乎人人的血液骨髓靈魂裡,就內建著返回自然的渴望。

接近自然時,幾乎人人都能深深感受到自然對我們的愛與照顧,

「我感覺很舒服」、「好感動」、「我感覺被療癒了」、「像是回家一樣」...

大地總是給予我們豐沛的愛、包容著我們的一切,

我們享受著自然給予的一切,然而我們卻無以回報自然。

當人類走進森林,
我們的腳步透過踩踏了無數生命漸漸累積成了道路,

我們的味道、聲音、甚至光是存在就對這片森林的動物與一切造成了干擾,

人類走進森林是一件對自然毫無幫助只有傷害(只是傷害大小的差異而已)的事。

我以前就是這麼認為的,

我就是個如此鐵齒又固執的人。

 
因此哪怕我在好多好多的書上與演講了解,

這麼多的證據與故事告訴了我,

人類真的可以為自然貢獻些什麼!人類真的對自然有幫助!

我也真的認為屁啦!

哪怕我理智上可以接受,但其實內心深處仍舊認為這多半是人類的一廂情願而已,
畢竟追蹤師故事裡祖父述說如何照顧森林的話,遠的像是神話虛無飄渺。

 

日前在荒野保護協會上著生態心理學的課程,討論到日本森林益康時,老師放著兩張對比照片,

一張是廢棄的林場,廢棄無人時顯得如此昏暗、幽森、恐怖;

而當開始有人特意進入森林撿拾整理倒木後,照片裡的森林變得光亮、希望、朝氣,

用以證明不只森林對人有益、人對森林也是有幫助的呢!

我腦中也只想著「屁啦!阿就一個晴天拍的、一個天色昏暗的照片阿!!」

我相信大自然自有其生死輪替的法則,

哪怕任何一根倒木也是一個將能量緩緩還諸大地、並且建構更多生命的神聖家園呢!

整理什麼、管理什麼呢?!

 

因此哪怕證據再多,

我以前真心認為人類的存在之於這個世界,只有破壞沒有幫助,

那怕我們再怎麼努力淨山淨海,也不過只是減輕其他人類的傷害而已,

更別提那些自以為是幫忙森林的整理行為、根本其實是幫倒忙的破壞,

人類無法為自然更加分,人類不要進入自然大概就是最好的貢獻了!

 

在我與自然有了深度的交流,我深刻體會大地母親的愛後,這種感覺分外強烈,

天阿自然是如此的愛我們、讓我們予取予求,

然而我卻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回報母親,

甚至身為人類的一份子,每每看到地球的污染、大地的傷害時,

都深深感覺,身而為人,我很抱歉!

 

我就是個如此鐵齒又固執的人,除非真相讓我拒絕不了的真實面對!

恩......

然後老天聽到了,

然後真相就不斷在我面前展現、真實體驗真實的完全無法再抗拒這一切!

神奇的老天阿!

 

﹍﹍﹍﹍

前幾日,

我與荒野生理志工的夥伴們來到了一座神秘又夢幻的森林進行一日的自然體驗活動,

我們時常靜默著、

我們有時抱著樹、

我們有時蒙著眼、

我們有時斥著腳、

我們有時唱著歌、

我們不斷的靜心感受這森林的一切,領受森林的給予,

我的同學們有好多人在這片森林有好多的獲得、感動得痛哭流涕的,

雖然我沒這麼誇張,但我很感恩、很舒服、很自在。

 

我邊走,邊感謝著這座森林的給予還有承受,

我邊走,邊聽著其他登山隊的高聲嘻笑聲,好吵!

好可惜,他們並不清楚聲音越大,越是聽不清楚大地給我們的訊息,錯過了美好。

我走在隊伍的最後,邊看著我們踩踏的每一步造成對森林的傷害,我不斷呢喃著抱歉因為我們的到來而造成的傷害。

我一路撿拾著埋在土裡的人類垃圾,糖果包裝、塑膠袋、塑膠布條、甚至還有陳年雨衣,撿了滿滿一大袋,

在這個乍看很乾淨的道路上,我走在最後,居然還可以給我撿了滿滿一袋垃圾!!

事後想想,這些垃圾的位置都很隱密,

有的幾乎完全埋進了土裡、有的與土混為一體、有的甚至偏離了道路好幾步,

但我彷彿就是知道他就在那裡一般,毫不猶豫的知道這裡該蹲下來、那裡該左轉兩步,

當我的靈性與大地融為一體時,不屬於這裡的一切就自己浮現了出來,

「看這裡在這裡~請幫我撿走它」一般,好的,能為你服務是我的榮幸!

 

就這樣我邊撿著垃圾,邊述說著人類行徑的抱歉,

同時也一直碎念著果然!看吧!人類進入森林只有破壞與單方接受大地禮物而已!

我們根本無法給森林什麼吧!

就在我碎念到最高峰時......

這瞬間,我撞到了一棵倒木!

那是一棵很重很大數十公斤的懸在空中的倒木!

是的,懸在空中!

一端在地上,另一端就這麼剛好的卡在一棵正在長大的小樹上,

架起了一個比我還高的懸空空間,

看著那棵瘦小但承受這一切重量、仍舊努力長大的小樹,

我的身體已經跑在理智之前,反射性的想去拉出倒木,但這實在太重了,根本紋風不動,

我的理智好像嘗試冒出個頭勸說著「算了啦~太重了......」,

但當我轉身之時~立刻!馬上!一個超明顯的塑膠垃圾跳出來在我眼前時!

這瞬間我的理智完全消失,瞬間燃燒著鬥志與本能!

撿起垃圾塞進袋子,媽的!人類不是只有製造垃圾而已!我幫你!!

我已經不記得詳細我是怎麼做的,也不記得努力了多久,

那真的是超級重的木頭!

我跟另一個輔導員開始用盡全力的轉動木頭、用盡全力抬起木頭、仍舊是一次次的失敗,

壓隊的輔導員跟上看到我們在搬倒木時,還很無奈的說「一般我們都不理的」,

我低吼著「怎麼可以,不管啦,我都收下他的拜託了!」,

我不斷摸著小樹,請他忍耐我們用力拉動倒木時造成他的晃動,請他堅持、也請託他的幫忙,

然後不知道怎麼發生的一個吼叫中,倒木離開了小樹,安穩的到達地面,

這瞬間,我感到~小樹與倒木都好高興!!

天阿!小樹與倒木都在發著光阿!!

 

然後然後,

在回程道路上,

剛剛發光的倒木與小樹好像最後一根稻草,

我突然有些明白人類與大地的關係,並不像我原本想像的那樣粗淺,只是單方面的破壞與索取、以及一廂情願,

是真的!人對自然真的有貢獻!

這一切不只是腦袋知道而已,而是融入靈魂得真切明白了!
所有過去累積的一切突然融合了起來

 

在草原狼導師書裡,祖父與白人小孩Tom說著他如何成為森林看護者的過去,

他也曾經為自己向大自然索取一切卻從無回報的單向關係,感到愧疚與罪惡,

甚至認為人類是造物者最失敗而且恐怖的產物、是世界的疾病,

他完全找不到人類的存在對大地有什麼好處,

就在他為這問題感到沮喪時,曾祖父長老雷電草原狼來到他面前,

他們來到了一條峽谷,天阿這真是明顯的對照,

溪流的兩旁,一邊的森林強壯高大、有許多的動物出沒,花草樹木也生意盎然、結實累累!

另一邊則萎靡歪斜,幾乎沒有什麼生命跡象,

中間只隔著一條小溪水而已,

祖父完全不明白是什麼造成這樣極端的差異,一邊如此健康、一邊如此病態,

然後,曾祖父雷電草原狼才告訴祖父,健康的森林是他年輕時活動與守護的森林、是他幫助的森林!

「人是造物者與天地萬物的工具,人可以完成大自然需要花數年時間才能辦到的事。人對天地萬物的生存也很重要,因為大自然可以靠著人類的幫助而長得更健康強壯,讓它活的比過去更好,人屬於大地,而大地也屬於人,我們必須靠著彼此才能生存,人與自然間必須保持平衡與和諧,這座森林就是達到了這樣的平衡,它是人類生存目的的極致展現。」曾祖父這麼說。

因此我們的每個移動都要盡量減少對大地的驚擾、將衝擊降到最低,

要順著自然之道而行,

取用大地只有當我們真的必須取用時、

而且每個取用都務必使大地受益的神聖、

並且誓死保護它,

我們的存在是為了一個崇高目的,我們是大地的看護者!

那時,是祖父第一次深深感覺自己屬於大自然的一部分,不再活的愧疚,

明白與大自然是互利的夥伴關係,

他發現了一種更寬闊的溝通展開了、也體會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覺知,

好像天地萬物都像迎接救星般歡迎他回來,

他終於不再覺得自己是疾病,而是僕人,

也終於明白長老們說的「整體」是什麼意思。

 

當年聽著故事的白人小孩Tom至今已經成為老人,

他開設的追蹤師學校,教授來自全世界的學生,傳承祖父的智慧與哲學,

學校所在的松林荒原一開始都是失衡的景象,

樹木難以生長、大量的鹿餓死、溪流如死水毫無生物,

然後在Tom與學生們的看護者信念下,

不到四年就將大自然需要數十年才能修正的錯誤彌補回來,將這片松林荒原變成了伊甸園,

而這些學生也將這樣的信念帶回家鄉與所珍惜的荒野之中,為實現大地看護者的目標而努力著。

 

是的,

這是真實的!

 

我感受山鹿分享著他所到過的追蹤師學校,那片松林荒原~

在數十年來人類看護者的信念餵養下,

能量之強,

簡直處處發著光芒!

 

是的,

這是真實的!

這種整片發光森林的感覺,

我也實際感受過,

就在我參加的山鹿的山典禮的那一片山!

這是一座成熟而穩定的森林,

能量緩和、親切、而且慈愛,

儘管我是第一次到來,但我簡直是直接走進了一片已經在發光的森林,好幸運!人生難得!
我能如此幸運真是沾光!

那是山鹿與他的夥伴們,這些年來一次次進入這片森林時,與這片森林共同編織出的美好狀態!

發光的山

 

 

然而,

這一切的美好、這座發光的森林並非理所當然,

這裡曾預計做一條纜車,

樹上的噴漆、綑綁的字母標記帶我們看見了~

當初是如何預計在這整片森林直接劃開一刀、開腸剖肚的,長長的纜車路線!

為了探勘與規劃,大量的人來到這裡,也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

好在有志之士拼了命的收集證據(像是架攝影機拍攝照片),

證明了!這可是一片有台灣黑熊的森林!!!

為了黑熊!保護黑熊!

於是成功阻止了纜車計畫、台灣黑熊保護了這整片森林阿!!

真是太好了!

在我們紮營的地方,

芒草堆可以看到黑熊睡覺的窩~

樹上看得見黑熊新鮮的、我在這裡的痕跡,

我摸著樹皮上黑熊的爪印、與它磨擦身體的痕跡,至上萬分的感恩阿!

 

然而纜車計畫中止了,工人們退出了這片森林,

卻留下了滿地垃圾、髒亂的臨時廁所,彷彿他們轉身離開看不見了,就不存在一般,

 

山鹿與他的夥伴們來到這裡看到了這樣的狀況,

直接的、再三的聯絡相關單位,要求派人來清運整理,

結果!居然!真的!這件事被推動了!成功使得相關單位來整理了!!

同時山鹿與夥伴們每次來到這片森林時,也整理著、清運著一些垃圾下山,像是愚公移山一樣,

一次次的,這片森林越來越乾淨了!還了原本的樣貌。

喔!還剩下噴漆與綑綁的記號、以及地上數個洞!

恩!真的是!他們為了探勘地質,在地上打洞!並且塞了個塑膠管子進去,只留了一個塑膠管頭,

大家猜猜看這洞有多深?!

1公尺?2公尺?有人大膽猜測5公尺嗎?(我在想怎麼可能)

山鹿在我們面前公布答案,他抽起了這個塑膠管子,

看著他沒完沒了的一直抽抽抽抽抽抽抽抽到像是沒有盡頭一樣!!!
這是超過幾十公尺長的塑膠管!

是大型機具在地面上,往下打了幾十公尺、切過土壤、切過石頭、插進了深不見底的塑膠管子!

山被打穿了一個洞

看著旁邊一個變成光滑圓柱狀的石頭是曾經被打穿然後抽出來的石頭遺骸,

瞬間我感到毛骨悚然!

誰捨得這樣欺侮大地母親!

人類真是可怕、也好還這一切真的中止了。

 

 

 

這裡也曾經是人工計畫性種植的林場,

我們在裸露的土壤裡時常發現一些數十年前遺留至今的雨褲、培養土的塑膠袋,

塑膠產物不會在時光中消失,

根根樹根必須繞過塑膠、或掙扎的撐破塑膠才得以活著,

我們以手指親柔的挖掘著土壤、小心的避開細細幼小的樹根,

挖出一個又一個、難以想像龐大數量、連綿無限的塑膠袋們,

我們一群人個個滴著眼淚,不斷向此地述說著人類對你所做所為的抱歉,

心痛著請你忍耐一下馬上就好,

動作細膩而堅持不懈的挖出龐雜樹根中卡住多年的塑膠牙垢,

如同拔出海龜鼻孔裡的吸管、拔出喉中深至胃裡的塑膠袋一般,

當清理時,我與大地一體,感受著那是喜悅與解放的感恩狀態,

藏在土裡的陳年塑膠

 

 

 

 

這片森林保有所有山鹿與夥伴們到來的記憶、

這片森林為我們的到來而欣喜、也為我們的離去而惆悵、

這片森林守護著我們身體與心靈的安全、也一次次顯現了我們最深層次渴求的功課給我們、

這片森林是我們共同的聖殿,也是我們每個人獨一無二的聖殿、

我們在這座森林生活、上課、舉辦神聖的典禮。

 

我們在這生火所採集的每一根木頭,都花了需多時間與守護者討論,

不只是因為我們需要,

要考慮的更是如何透過我們的採集幫助這片森林!

這兩棵樹距離是不是太近了呢?他們是不是太糾結了呢?這根倒木在這裡多久了?已經有生物以這為家了嗎?......諸如此類。

 

我想我們對這片森林的貢獻不只在整理樹木或清理垃圾而已,

而是我與他同在的一體、我成為他的化身的行動,

獻上滿滿的祝福與感念!

我們傳送能量給森林、

森林傳送能量給我們,

彼此交織與共振,

整體能量的提升,我與森林都是,

發光的我與發光的森林!

 

然後層層堆疊著,就連如此鐵齒而且遲鈍平凡的我,都無法再否認的各種靈性互動的顯現!

那是豐沛而柔情連綿的愛不斷的蜂擁而來,

我聽見了穿越時間空間的來自祖靈的歌聲;
當我們需要陽光、需要雨水、需要考驗、需要面對時,就會出現我們此時最需要的!

當我們為土裡埋著垃圾而團團哭泣時,天空也掉下來淚來;

當我們旅程出發時,一隻雄鷹靠近了我們近距離的打了個招呼;

每晚我們要睡覺時,天空會蓋上一層氣流層,為我們保暖,如同蓋被一般;

我們開始紛紛夢到祖靈、大地之靈、各種動物來和我們打招呼;

有些好厲害的族人可以直接與祖靈或森林中移動的靈直接對話;

最後一晚的火堆旁,我們每個人都感覺到了祖靈的來到,有人被拍拍肩、有人被摸摸背,我深深感受到一股全然的靈界存在,那是瞬間泛起了雞皮疙瘩直衝腦門,我的身體與靈魂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為這塊土地已經沒有了他們的後人照顧,他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被敬愛了而難過著;
當我觸摸每一棵樹、赤腳踩的每一步,在我的感謝與意念奉獻下,大地也會回饋了龐大的、狂喜的、至高至聖的愛,滿滿的能量湧來,讓我不禁全身顫抖著、感動到不行的掉下淚來;

當我們踏上返程離開時,步道口的樹枝長成了一個愛心的拱門送著我們離開(這真的太誇張、太明顯了!!我們一群人在那裡又叫又跳!感嘆你一定要這麼清楚這麼愛我們嗎!);

諸如此類,

就這樣我們被大地的愛環繞著,如同捧在母親懷裡守護的孩兒一般,

這片森林因為我們的到來、有我們的守護而滿滿的喜悅!

我也終於能夠理解西雅圖酋長被白人買地移往保護區時,感嘆著說著他們怎麼能離開祖靈之地,讓他們的祖靈找不到後人的淒涼。

土地真的有靈、而且需要人類守護著!

門口的愛心

 

 

 

不是投射、移情、也不是想像出來的、自我感覺良好,

而是真實存在!

我不確定其他動物會不會,

但我真實感受到人類有非常強大的意念,

當我們向大地傳送祝福,這裡就成為聖殿、神聖之所在;

當我們將意念放在自身上,身體就是我們的聖殿;

當我們好好經營著、編織著我們的住所,居家任何角落也能是我們的聖殿,

而且我們的意念會穿越時間空間的限制,能量龐大無比!

 

我也明白了 ,

全世界的人類好像一起在編織著一匹布,

當我將這種核心本源能量、將這種聖殿的意念,在經營我的工作及我遇到的一切人事物,

我則是這人類的共同編織中,一條發光的絲線,

我的光也共振著周遭的絲線一同發光著,

我們是個整體、與其他人、與自然都是!

 

 

這是我第一次真實體會到人類在天地裡的位置,並真實領會了人對於世界的重要性,

終於能以身而為人而感到幸福與驕傲,

現在我知道如何守護好本源的能量,

儘管我喜歡山林自然、但卻不必逃離城市,

我已經開始學習如何在城市裡也與自然連結、也在編織著我的聖殿。

 

短短五天的山典禮,

給了我龐大的見證,讓我真切的明白了許多真理,而且非常非常具體而且明確!

一種滿滿的好啦~我真的都知道了!不承認不接受也不行的真正領悟了!

像是呈現了極端的滿滿人類破壞、又呈現了當滿滿人類的愛的巨大差異~

我在這裡稍微的完成了一段人與人、人與自然關係的龐大功課!

 

還有其他的故事與體會請期待其他章節。

 

最後僅以這三個月已經在我生命中用各種方式呈現十幾次的祈禱詞,

送給自己與所有讀者:

「主啊,請賜予我平靜,讓我可以放下我不能改變的事;

主啊,請賜予我勇氣,讓我可以改變我可以改變的事;

主啊,也請賜予我智慧,讓我可以分辨什麼事情是可以改變的,什麼事情是不能改變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菩提子 的頭像
菩提子

菩提子的教育世界

菩提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